阳江资讯 > 综合 > 文章页

世博国际国际娱乐 抗战纪实:血战飞狐口(下)

世博国际国际娱乐 抗战纪实:血战飞狐口(下)

世博国际国际娱乐, 部署

七一七团的兵力部署中,主要的作战部队包括一面坚盾,一口快刀和一张大网——出了飞狐峪,到涞源一线地势相对平坦,预料日军中伏之后,其主力必然拼死向涞源方向突围。因此,刘转连在明铺村摆了全团最精锐的一连,这面盾牌要死死顶住敌军的猛攻,硬将其关在盆地之中。与此同时,作为快刀的二连,则会从左侧山顶直接切向日军退回蔚县的飞狐峪谷口,斩断日军回撤的道路。这一刀一盾将日军关在盆地中后,整个第二营三个连将如天网一般从山顶直扑下来发动总攻,一边利用居高临下的地形用火力杀伤敌军,一边和敌军进入白刃战,用刺刀最后解决战斗——我军在火力上不占优势,最能发挥人数优势的便是白刃战。

一营的最后一个连放在左侧山脊上继续执行火力掩护任务,并充当整个战斗的预备队。刘转连和左齐经过讨论,预料日军最终会被赶到公路东侧,如果他们试图往山上爬,会变成活靶子,如果他们就地顽抗,依旧是活靶子。

关键要看一连能不能顶得住,二营能不能杀穿敌军的阵型。

经过商量,在场三个团级干部中,团长刘转连亲自指挥一连在明铺村阻敌,参谋长左齐坐镇战场西侧峰顶,指挥对敌军的攻击,团政委晏福生因为在红军时期失去一臂,不适合直接参加战斗,负责指挥预备队。

至于七一七团没有到达战场的三营和团部直属连,则奉命阻敌增援。南线涞源敌军可能来援,明铺以南地势不利于阻击,由三营一个主力营承担(据说由副团长周俭廉指挥),北线蔚县,广灵敌军虽多,但飞狐峪地形崎岖,谅其不敢深入,故只留团部直属连警戒。

9点钟,日军的汽车队姗姗来迟,终于从飞狐峪的谷口探出头来。然而,眼看就要进入伏击圈的日军,却在谷口停了下来。一辆辆满载的大卡车拉近距离停在了路面上,日军纷纷下车,动作十分警惕,似乎,是闻到了什么危险的味道。

在关于此战的一篇文章中,这样描述双方战斗开始时的情况:“11月17日拂晓,远处传来汽车马达的声音,有35辆满载日本兵和军火物资的汽车,顺沟底公路行驶过来。汽车进入我军伏击圈后,地雷爆炸、汽车起火,敌人死伤一片,大乱了!寂静的山谷顿时变成沸腾的战场!”

除了时间以外,其他的内容对我们还原此战并没有太多的帮助(时间也有问题,上午9点怎么也不能被称作拂晓吧)。在我方的各篇回忆文章中,描述消灭日军的汽车数字也不相同,有24、35、38等几个不同记录,和日军记录也不相同。这给我们了解战斗的真实经过造成了相当大的困扰。不过,后来笔者发现,有些数字背后颇有玄机,隐藏着我们看不到的历史真相。

团参谋长左齐在他的日记中,对此的描述要详尽得多。左凌大姐转述当时的情景是这样的:“鬼子出谷口就不动窝了,估计是也怕咱们埋伏他。这时候山上山下的八路军都没有动。预先安排好了,等山下鬼子的汽车压上地雷,刘转连团长他们在明铺村先打响,所有部队以他的行动为准跟着打。现在鬼子离着地雷还有几十米不动了,刘团长也没动,他可能是想着敌人还没都进伏击圈,等鬼子麻痹大意了,继续往前走,都进了伏击圈,我们再收拾他。他不动,我父亲他们当然也不动了。等着等着,看鬼子派出了一个班的步兵,挑着一面膏药旗,一边搜索一边往明铺村前进,过来了。他们本来也没发现什么。到了村口有道矮墙,在那个墙根底下,有个鬼子官儿忽然看到不知道哪个战士丢在那儿的一顶帽子,马上哇哇怪叫起来,而且掉头往回跑,正好踩中了地雷。这时候,刘转连团长指挥的一连开火了……”

这个描述是经得起考验的,日军的一一零联队队史中,有着类似的记载,还记着这个“哇哇怪叫”的鬼子名叫武田正一,是个伍长。

由于战败的原因,不是每个日军部队都留下了战史,比如田原所在的一一零师团辎重队便没有找到什么可靠的作战记录,只能从其他部队的记录,包括给田原传造少佐叙勋抚恤的文档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但一一零步兵联队的联队史十分详尽,特别是其中有一篇出自原第八中队长江小队的日军士官丸山登美治的回忆文章,比较详细地回顾了三宅护送队一行覆灭的经过。

这篇名为《啊,三宅队的最后——第八中队在明铺村的战斗》的战史,收集了此战幸存日军的各种证言,可以算是日军方面对此战的一手材料。在丸山的战史文章中,是这样描述双方战斗开始情景的:“从这里(北口村)开始,是铺满砾石的山路,蜿蜒于谷底之中。道路曲曲弯弯。两侧则是高达百米,如屏风般屹立的山峰。在绝壁间前进了10千米到达了明铺村前,这里左侧一方略为宽敞。正在车辆渐渐开出谷口,进入开阔地带时,那个向导(编注:北口村自警团那个牲口被炸的伪工作员)忽然指着前面大喊起来:‘就是那里!’三宅少尉下令车队停下,然后用望远镜朝前方路面上眺望。只见路面上残留着一个大坑,周围还散落着牲畜的尸体碎块。由此来看,可能有敌军隐蔽在附近。思索片刻后,三宅少尉将武田正一伍长唤来,令他率领一个分队对前方的明铺村进行侦察,同时提醒他这一带可能敷设有地雷,必须充分加以小心。”

显然,三宅等日军指挥官也摸不准八路军这一次是来骚扰还是来打埋伏的,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是布设了地雷,人员早已撤离。日军大约认为骚扰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否则无疑会和附近的驻军联系一下,求得增援。

“武田伍长指挥的这个分队,包括一等兵石黑二,上等兵西原久雄,安田良雄,大枝静雄,他们一边观察一边逼近村口,小心翼翼地窥伺村子(明铺)里的动静。周围一片寂静,村子里看不到有居民生活的迹象,他们又开始行动,似乎朝前走了五六步,这时,(后方的日军)忽然听到了轰然一声巨响,武田伍长等人的身体顿时被炸得飞上了半空,他们踩中了(八路军)预先埋好的地雷,壮烈战死。唯一受伤未死的是安田上等兵,他的右腿被炸断,负了重伤。这一声爆炸仿佛是信号,村子里埋伏的敌军立即同时猛烈射击起来。不仅是村子,周围山顶棱线上的敌军也一起现身发起攻击,此时,正是9点刚过。”

 

今日热点

特别推荐

栏目最新